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桴槎舟子

心似白云常自在 意如流水任东西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“不正常”的孩子  

2016-11-16 12:18:27|  分类: 教育探究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第一次进教室上课前,班主任夏老师就在我耳边说了一句“关注一下讲台边的男孩,他与别的孩子不一样,好像有点问题”。所以,一进教室,我的目光就锁定了他,王小军。他的动作看起来有点笨拙,课桌上乱糟糟的,坐不住板凳,一节课常常是站着的,好在他没有同桌,对他人不造成影响。

我跟同学们强调了课堂学习要注意的一些问题,比如不随意在教室里走动,不乱插话,认真听老师和小伙伴说话,想发言要举手等。他不时地发出“my god!my god”,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。他没有一点上课的意识,书桌上杂乱地堆放着很多东西,我时常要帮他整理课桌,找笔,翻书。我在教室里巡视时,他会一声不响地走到我跟前,举起作业让我检查。我说等会到他位子边时再看,他不听,非让我立即检查完他的作业才肯回到位子上。

“你们班是不是有个孩子有点不正常呀?”活动课老师一下课就来问我。“上课捣乱不听课,罚他站在讲台上,他拖着长长的鼻涕,撵着一个女孩打。”我笑笑,没有说话。我知道那老师说的是谁,我想肯定是那位女生又得罪他了。他平常总是一个人玩,不会招惹别人的。果不其然,那小女孩从地上捡起他的笔不还,他闹出动静,却被老师罚站了。在他眼里,这都是小女孩的错,他哪能服气呢?

这样的事在我的课堂里也发生过,记得当时孩子们都在认真写作业,只有他老是揪着前面的孩子不放。我让他写作业,他不听,我拿起一把塑料尺,就在他身上打了一下,他身子一缩,还是不写,我又打他一下,他还是不写。我有些生气了,呵斥道:“你再不写作业,我还打你!”他一下子哭了,站起来拖着哭腔使劲推搡前面的孩子,“都怪你,都怪你,就是你把我文具盒碰到地下了。”

我被他的举动唬住了。我知道他穿着厚厚的衣服,不是我打疼了他,而是他觉得同学欺负他,老师还找他麻烦。于是我让那个孩子向他道歉,帮他捡起地上的学习用品,他很快就像没事人一样开开心心。

他就是这样一个比较较真的孩子,同学间的一点小摩擦,在我们看来,实在是件很正常的小事,随便敷衍一下就过去了,他却会当大事一样看待。老师合理解决了,他会高高兴兴的像没事人一样;如果不搭理他,他就会闹腾。一般老师认为,课堂上安安静静就好,同学间有什么值得计较的呢?就算有什么问题,课下也可以解决呀。所以,老师们大多不喜欢他,觉得他是个捣蛋鬼,很少有人听他说什么。他也实在说不清什么,说话声音小,吐字又不清楚,还拖着长长的鼻涕。

有一次他跑到我跟前,附在我耳边说了句“老师,你知道吗?我的妈妈长得好漂亮,可是她一直在外地打工,从不回来。”我心疼地摸摸他的头,没说话——我知道,他的妈妈丢下他和姐姐,走了,爸爸常年在外打工不回家,他们就随爷爷一起生活。

也许出于这种情况吧,我对这孩子不由得多了几分怜爱和包容。在我的课堂里,他总是比较随意的,很少见他认真听课,作业却能独自完成,而班级里的很多孩子,没有大人读题是做不了的。我越发由着他,他在我的课堂反而渐渐静下来了,也愿意跟着我的要求,努力把作业写得认真点。

接触时间长了,我越发感觉到他身上的可爱之处,可贵之处。

一个小雨的清晨,我刚走进办公室,他就冲进来:“老师,学校为什么不多设几个公用电话亭呀?”他撅着小嘴问我。我被他问糊涂了,还未张口,他又说:“楼梯口这里的电话坏了,打不出去,我又找不到其他的电话。”

学校里的电话亭早已只是摆设,他清早要干嘛呢?

在他断断续续的讲述中我才知道,他收留了一只受伤的小鸟,他特别想知道小鸟现在的状况。我觉得好笑,就故作无奈地说:“唉,没办法,都坏了,打不了了,赶紧回教室读书去吧。”他无比焦虑地走了,而我要忙着准备上课,也巴不得他早走——现在想来,心里很不是滋味,我为何不让他用我的手机打个电话给家人呢?他不知道小鸟的情况,说不定会在心里装一个上午,为小鸟担心一个上午呢。

后来有一次,我和学生做一道连线题,小鸟嘴里衔一张算式卡片,鸟窝里有相应的得数。我让孩子们帮小鸟找到自己的家。我见他的书上,一条条直直的线连着小鸟和鸟窝,可是接下来的一只小鸟和鸟窝离得远,他不用直尺连,而是用力的画了一个好大的弯。我很诧异,问他为什么这么做,他说,小鸟要穿过树丛和别的鸟窝,很容易受伤,所以要绕开飞。我笑笑说,没关系的,小鸟不会撞到树上的。他一本正经的说,你确定小鸟不会撞伤吗?我没敢接他的话——在我看来,这只是一道连线题,复习巩固他们的计算能力而已。他却能想那么多,我真没有想到。

两次小鸟事件,逼着我重新面对自己的工作,每天忙忙碌碌,我到底做了哪些对孩子真正有帮助的事呢?面对这些孩子,我似乎更多关注他们的成绩,他们对学科知识的理解和把握。而他们应该接受什么样的教育,什么样的教育才是最有利于他们成长的,这些重要的问题,我却一直未曾思考。

这样一个在常人眼里“不正常”的孩子,却结结实实地给我上了一课又一课。

有一次,一位老师给他们上课,一不小心把他的水杯碰落到地下摔坏了,老师非常尴尬地说了声“不好意思。”在一般孩子那里,这事就算翻篇了,他却嘟囔着小嘴“老师,你赔我杯子。”老师显得有些吃惊:“我不是故意的!”“可是我特别喜欢这个杯子,你一定要赔我。”他哭丧着脸说。当老师没好气地向我描述这一幕时,我也有些意外。我问:“你赔他杯子了吗?”“没有!”老师有些生气地说,“一个杯子还要老师来赔……”

是的,从常人眼里看,这孩子太不通人情了,作为学生居然让老师来赔杯子。可是,我们老师在教育孩子时,不是说损坏他人物品要及时赔偿吗?老师损坏了学生东西,却可以理直气壮不赔吗?这孩子的要求有错吗?所以最后,我建议那位老师赔给孩子一个杯子,我知道他不敢再来要,可是我不想因为一个小小的水杯,而给孩子留下心理阴影。孩子是对的,老师也会犯错,犯错就要改,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。

人越长越大,看似经历的多了,会越发成熟起来,可比起这个孩子,我们已不经意间把最宝贵,最值得珍惜的东西丢失了。在我们眼里,他是“不正常”的,在他眼里,我们是正常的吗?(发表于《当代教育家》杂志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